至善基金:人民币汇率破七,如何影响老百姓的“钱袋子”?

8月5日是个平凡又不太平静的日子。上午九点十六分左右,离岸美元兑人民币跌破7关口,最高报7.0392。到了9点32分左右,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也跌破7关口,最高报7.0262。同时,8月5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跌破6.9关口,为2018年12月以来首次。至善基金发现,这是自2015年811汇改以来,人民币汇率经历了多次即将“破7”尖峰时刻,但都在6.96关口收回失地。但这次是9年来首次破7,来得突然了一些。

一直以来“7”被塑造成了一个重要的关口,每每汇率跌到这个数值附近,国家就会出手,想办法拉回一下下。但这次,央行并没有出手,反而是央行的回复既坦承了破7的事实,也有力地表明这只是阶段性的破7,后续不会有大水漫灌,不会出现单边下跌或上涨。

其实至善基金认为,“7”这个点位本身没有什么经济含义,大家的纠结和踌躇,是因未知而恐惧,似乎过了这个关口会出什么事,其实不然。只不过当人民币汇率逼近“7”这一点位时,会有大量短期资本涌入外汇市场做空人民币汇率。若彼时国内外形势较为严峻,做空资金将会借助“破7”信号引导人民币汇率的贬值预期。

事实上人民币汇率的变动之所以牵动人心,无外乎这汇率往往和老百姓的钱袋子息息相关。

至善基金认为,人民币汇率破七,无外乎从这三个方面影响到了老百姓的钱袋子:

第一:影响人民币在海外的购买力。

一般来说汇率降低、人民币贬值,同样数额的外币可以购买更多的国内商品,但与此同时我们进口的成本会急剧增加,有利于出口但不利于进口。虽然由于美国的关税政策,人民币下跌的这些出口红利可被抹平,但对于沿海的外贸公司而言依然是个好消息,但同时至善基金认为人民币在海外购买力的下降也一定会影响到人们在海外的投资布局。留学党、海淘族必然会觉得成本升高,生活压力增大。

第二,资金外流可能造成外资在华布局的变动

其实在人民币破七之前,外资企业就已经从中国撤出,人民币的破七,资本外流的压力加大,无疑会加速外资企业的撤离。至善基金认为,外资走了,日趋严重的就业压力可能一时间难以得到缓解,间接也就影响了老百姓的钱袋子。

第三,证券市场受汇率波动影响大。

人民币汇率破七的当天,沪深两市股指就有大幅度下挫,市场信心受到影响,可能会在短期内影响证券市场的行情。

但是针对本就生活在国内的人们来说,至善基金认为,面对人民币破七这一情况并没有什么好忧虑的,更没有必要为了保住自己的钱袋子而换取美金。一方面从投资角度,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为了避险而换的美元不能在境外投资,换了也只有避险价值,投资价值不太大还有可能得不偿失;另一方面正如央行的回应里所说“中国实施的是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因此,人民币汇率‘破7’,不是年龄,过去就回不来了,也不是堤坝,一旦被冲破大水就会一泻千里;‘7’更像水库的水位,丰水期的时候高一些,到了枯水期的时候又会降下来,有涨有落,都是正常的。”

至善基金:“双百行动”一年初见成效,下一步将以“混”促“改”

今年8月,是国企改革”双百行动”启动并实施一周年。这一年来,混合所有制改革初见成效,下一步将进入实施的关键期,混改的质量和效益更为看重。至善基金认为,如何通过混改不仅把庞大的社会资本撬动起来,更重要的是融合进来,培育并打造成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一流企业参与国际竞争,是国企混改实现突破的重要方向。

国企改革”双百行动”是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统一部署并组织开展的综合性国企改革示范行动,自2018年8月启动。该行动旨在打通改革推进的”最后一公里”,入围的央企及地方国资骨干企业将成为改革尖兵,进而起到引领示范和带动面上国企改革的重要作用。

十九大报告把深化国企改革、推进混合经济与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一流企业的目标提出来,提升了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地位,国企混改速度明显加快。从各地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以及一些地方的国资委部署看,混改已经成为2019年各地深化国资国企改革重点任务之一。

根据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最新披露的信息,”双百企业”积极稳妥推进股权多元化和混合所有制改革,在改革的一些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迈出了实质性步伐,已累计完成改革任务2524项,占全部改革任务的31.24%,通过混改已引入非国有资本5384亿元,工作进度快于时间进度。

至善基金观察发现,”双百行动”启动时有398家,如今已经增至444家,新增的试点单位主要集中在军工、农业、有色、核电、钢铁等重点领域,产业领域覆盖范围更广,多家A股上市公司和试点央企子公司纳入新增的”双百行动”名单,呈现出明显的”扩围”趋势。从地域结构看,各地国企混改围绕各区域的产业特色,尤其是山东、山西、天津、浙江、辽宁、广州等地推动混改力度明显加大。与此同时,落实混改后的企业董事会经理层成员的选聘权、业绩考核权、薪酬管理权、员工持股权等权限也不断下放,增加了开放广度和深度,呈现出明显的”放权”趋势。

从目前最新的进展态势看,作为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2019年下半年,”双百企业”的混改将进入试点关键的铺开期,迎来全面开花落地的高潮,多家试点企业的混改实施方案有望加快落地,并在体制机制上迎来新进展。

但同时,至善基金提醒,”双百行动”的实施就是为了不断丰富和拓展实现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方式和路径,所以切不可盲目”一刀切”。随着企业类型不同、行业不同、区域不同、战略布局以及企业发展现状不同,选择的激励模式也应有所差异。需要有明确的规划,因地制宜,因企施策,”一企一策”制定更为详细的方案,充分利用不同激励方式的特点,结合企业所要实现的激励目标,选择合适的激励模式。

至善基金认为,混改下一步要向更大范围、更深层次发展,重心由”混”向”改”转变,注重以”混”促”改”,不止要实现股权层面混合,切实转换企业经营机制,提高国有资本配置效率,大力支持和带动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实现各种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还要将国企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完善公司治理结构、优化激励约束机制、引入外部竞争,从而提高国企经营效益和竞争活力,全面提升国有企业的投资价值和在全球经济的竞争力。

通州湾迎来新的投资风口

5月13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规划建设南通通州湾长江集装箱运输新出海口,将通州湾赋予了新的战略定位。7月31日,通州湾港口建设指挥部、南通新机场(枢纽)建设指挥部同日揭牌成立,标志着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重大交通基础设施工程迎来了关键实施阶段。至善基金认为,在“一带一路”倡议、长江经济带和长三角一体化等多重国家战略的交汇叠加下,通州湾将迎来难得的发展”风口”。

长三角城市群是我国经济最具活力、开放程度最高、创新能力最强、吸纳外来人口最多的区域之一,是”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的重要交汇地带,在国家现代化建设大局和全方位开放格局中具有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通州湾位于长江入海口北翼,紧邻上海浦东新区,是长江经济带的东部起点,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的交汇点,也是江苏沿江经济带与沿海经济带的”T”型交汇处,与上海市区直线距离90公里,是长三角北翼最具开发潜力的海湾。

国家发改委在批复通州湾作为江海联动开发示范区的批文中明确指出,加快通州湾示范区建设对于助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和长江经济带联动发展、深化长三角一体发展、提升江苏沿海开发水平、为全国江海联动开发探索路径、提供示范具有重要意义。通州湾现在已经成为江苏省、南通市积极策应”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江苏沿海开发和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多个国家战略实施,加快建设”长三角北翼经济中心”而设立的高起点、高水平沿海开发平台。

至善基金注意到,借助京沪二线宁启铁路复线电气化改造工程,南通正大踏步迈入动车时代,2020年沪通铁路,届时从南通到南京和上海都将在1小时左右。同时,作为上海国际航空枢纽重要组成部分,规划建设中的南通新机场是长三角建设世界级机场群的重大工程,也是江苏补齐航空“短板”的重要一极。据了解,长三角城市群包括沪苏浙皖27个城市,约1.5亿人口,共有23座机场。长三角城市群未来航空需求规模约3亿人次,现有的机场布局不能完全满足未来需求。而建成后的南通新机场,将填补长三角航空运能不足的部分“缺口”。

在北沿江高铁以及正在建设中的沪通铁路、南通新机场和通州湾的加持下,南通未来将结合“南通新机场+北沿江高铁”打造空铁枢纽,建设“轨道上的机场”,将南通建设为长三角北翼重要航空港,这对引领区域一体化发展具有重要作用,将对长三角北翼城市带产生巨大影响。

投资机会离不开经济发展。至善基金认为通州湾已经形成高铁集群、产业集群和周边集群的热点,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和开发价值,未来会成为投资的热门区域。至善基金看好通州湾的未来发展,并与南通市政府和中国商业网点共同合作开发中商产业智慧总部基地项目,致力于将其打造成为通州湾核心区域新经济、新产业、新模式的标杆项目。

至善基金:科创板火爆开市,它能成为下一个投资风口么?

科创板终于在万众瞩目中开市,从科创板计划首度发布,到正式开市,只用了259天,这大半年来科创板一直备受市场各方关注。科创板跟A股其他板块还有点不一样,一出生就旗帜鲜明地宣示,贯彻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改革,遵循市场化原则,在受理、审核问询、上会到路演询价、发行承销的各个环节中,全程把自己放在阳光下,放在社会各界的监督下。

科创板开市第一天,市场着实激动不已。先是集合竞价就让不少投资者心潮澎湃,不少股票上涨幅度达到100%乃至200%,再是9点30分正式进入连续竞价阶段后,多只科创板股票出现跳水,N杭成为首只在9时31分被盘中临时停牌的科创板股票,最终是随着A股正式收市,科创板开市第一天也获得了一个喜人的成绩,全天成交额超过485亿元,涨幅全都在80%以上,N安集作为全天最耀眼的明星股,涨幅更是达到了400.15%。

至善基金发现,和十年前创业板首批上市的景象相比,科创板都在某种程度上体现出了一样的特质:

第一,09年创业板开板时,对整体市场的风险偏好起到较大的提振作用,大盘指数开始走高,科创板开板也是无疑对市场的风险偏好起到了提振的作用,这一周也是给了市场极大的信心。

第二,创业板开市交易的时候对市场会产生一定的分流效应,主要集中在创业板开市交易时间点附近,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步消退;而科创板开市首日首批上市公司成交突破485亿元,远超2009年开市的创业板首日220亿元的成交额。

第三,从行业表现来看,创业板上市企业对存量同行业企业存在估值溢价效应,而这种估值溢价效应,在开市前后一个月比较明显。科创板开市当天,上市企业的估值溢价也是远超市场预期。

科创板开市一周,开通科创板交易权限的投资者数量仍在增长,至善基金认为这从某种程度上体现出国内投资者并不缺钱,缺的还是信心,而市场投资信心还是来源于持续性的赚钱效应。受此影响,对于科创板初期的流动性还是可以得到保障,不仅是受到机构投资者的青睐,甚至更有可能会引发普通投资者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下依然将部分家庭资产回流至股票市场之中。

至善基金认为,科创板作为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里程碑,为新经济指引方向,以资本的力量,培育“硬科技”,助推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作用,正式当下中国经济转型所急需的,也是未来资本关注的重要方向。顺应市场潮流而生的科创板,自然就是下一个投资的风向标。

但同时至善基金认为也需要注意的是,从科创板的交易规则来看,科创板对于机构投资者更为偏重,科创板也未来意在打造出一个机构化、市场化的市场。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科创板打新的风险也许比较有限,甚至在初期存在套利的机会,但长期下来,参与到科创板市场之中,终究还是与实力机构投资者进行比拼,而在信息渠道、资金渠道以及持股成本等方面,普通投资者还是处于比较劣势地位,机构化运作下的科创板市场或许进一步提升普通投资者的赚钱难度。因此普通的投资者想要分享科创板发展的红利,可能更需要依靠专业的机构。